当前位置:廊坊兴塔岩棉制品有限公司窍门锦衣之下小阁老喜欢林菱吗 锦衣之下林菱严世蕃同人文
锦衣之下小阁老喜欢林菱吗 锦衣之下林菱严世蕃同人文
2022-11-24

随着《锦衣之下》的热播,我们终于看到了小阁老严世蕃的感情线,万万没想到小阁老这个恋脚癖喜欢的是林姨?当两人同框后,真的是满满CP感,很多人都站小阁老和林菱这对林菱,并取名叫阁林童话。那么,小阁老是真的喜欢林菱吗?让我们来看看网友自创的锦衣之下林菱严世蕃同人文,超甜!

锦衣之下小阁老喜欢林菱吗

林菱虐我千万遍,我待林菱如初恋,我真的从小阁老眼里看到了久别重逢的珍惜。

小阁老虽然戏份少,但是强取豪夺强制爱伪破镜重圆的剧本拿的好完整。

还是强制那一方先动情甚至可能永远是单箭头这种狗血老梗我好爱,小阁老的每个表情都好好品啊,阁林童话be也站了!

严世蕃是真的喜欢林菱吗

剧里面算真爱,因为有三处不能仅仅用占有欲解释。一是第一次知道林消息的时候,激动的几乎落泪,占有欲会激动但到不了眼含热泪。二是第一次见面拥抱真的是那种久别重逢的喜悦,还有“回家”太戳了“家”是一个很神圣的词,而且是用在家人身上才能称为回家。三是不自主的挡在林姨前面,下意识的反应很诚实。

你为什么站小阁老林菱

严世蕃×林菱

小阁老这个“来,抱抱”有点甜呀 这cp感比丐叔强(小声说说而已)这是要命的爱情!!!

《霸道王爷和他的神医逃妻》……相爱相杀。

小阁老:从小的教育就是为了得到不择手段,我想得到你所有鲨了你全家,即使你刺瞎了我一只眼睛我也只想好好疼你,你越反抗我越是喜欢我的天什么魔鬼剧情。

神医:我只想鲨你,只后悔当初没刺进你心里而只刺伤了你一只眼睛

小阁老:你刺进了我的心里,一辈子。

“你要带我去哪里” “回家”

锦衣之下林菱严世蕃同人文

——第一回合

又是一年草长莺飞,鸟语花开的好季节,在京城这个群英荟萃、人畜不分的人间天堂里,却又这样一批中华好女儿,她们或善女红,或善烹茶,琴棋书画于她们,不过是闲来助兴的小玩意儿,上不了台面,可是,有一样,虽说也是羞于启齿、上不了台面的东西,可人人都知晓,上得了小阁老的床,更甚者,入得了这位小阁老的心。那便是女儿家的一双嫩足,不能肥了,也不能瘦了去,若说尺寸呢,偏偏是六寸六刚刚好,堪堪一手盈握,不错,这规矩正是小阁老亲自定下的。

说起这小阁老啊,可真真是人中龙凤,杀伤掳掠都是往事常常回首,欺凌失足少女、大家闺秀、名门贵女更是家常便饭,尤其是他那一只异瞳,含情脉脉得看上你一眼,便叫你心甘情愿从了他。又说小阁老姓严名世蕃,可这个名讳除了当今圣上和他自个儿老爹,怕是无人敢轻易提起,可说来又奇了,据说一晚小阁老喝醉了,非让一侍女换他的名字,可把这个小可怜一顿吓啊,世蕃二字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,可小阁老不依不饶啊,侍女不敢不从,羞羞怯怯、胆战心惊说出“世蕃”二字时,迅速就把脑袋垂了下去,就等着责罚了,等了半会儿,却不见动静,侍女大着胆子,抬起头来,只见小阁老正望着窗户纸发呆,嘴角噙着一丝冷笑,转而又颔首露出一抹从未见过可称之为深情的笑容,见此状,侍女吓得迅速把头埋得更低,心中不禁念起了南无啊弥陀佛,小阁老中邪了,可怎么办呢?这小侍女还来不及下一句OS,头顶便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,小侍女刚将头抬起来一点,便正好对上小阁老的眼睛,那只异瞳像是能读懂人心似的,“可害怕?”小阁老缓缓问道,这小侍女许是新来的,竟敢直视他的眼睛,说道:“我不害怕。”

“不害怕?”像是问,可小阁老没等回答,便自言自语地说起,“也是了,你从来都不怕我,你还记得三年前,也是在这里,这张床上,你就被我绑在这里……”突然,他像是见不得女人跪坐在床边唯唯诺诺的样子,一把把她拉到床中央,他侧躺在她身边,这次没有禁锢,她却也不想逃,也不想着杀他,就这样静静地躺在自己身边,甚好,小阁老又笑了,复说道,“我真是喜欢你紧呢,三年了,你可想我?”侍女不知该如何答,自己头一天侍奉小阁老,怎么和想象中不一样呢,先前又姑姑叫她的那些闺房之乐,她虽羞于学,但身陷这偌大的宅邸,只能先顺着小阁老的意思,听闻他对女人的脚要求甚高,自己的双足怕是已经长到七寸了吧,就一心希望小阁老看不上她,她也好趁机逃走。这一走神,却没听清小阁老的话,隐约好像是问她喜欢不喜欢?她心中胆颤一会儿,刚想说“喜欢”,就见小阁老捧住她的双足,念到,“我可是想你想疯了呢。”说罢,吻上她的脚背,闻闻热热的触觉从脚背传上来,小侍女一惊,刚才小阁老是在同自己的脚说话???

容不得她再作思考,小阁老已经欺身上来,将她压在身下,侍女心中犹如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,这是什么癖好,先亲脚再亲嘴?“你叫什么?”侍女一愣,自己叫什么,怎么想不起来了,自今日在府里醒来,好像就不曾见过有人唤她名字,可自己叫什么,为什么她一点儿记忆都没有?难道自己是得了什么失忆症,被掳来的,想到此,侍女警惕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,小阁老一边欣赏她脸上的风云变幻,一边解她的扣子,可谓是将一心二用做到了极致,解到一半,似是半调笑地说,“看你肤若凝脂,吹弹可破,便唤你破儿吧?”

破?破!

破儿心里哭,但破儿不敢说,小侍女的心一凉,刚想为自己争取一下,又见小阁老重新去解她的衣衫,“与你说笑的,你叫林菱,菱花的菱,可记住了?”

林菱?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熟悉,侍女抬起头,一惊,小阁老的衣服还原封不动地穿在他身上,自己却已被剥只剩一件薄薄的内衣,林菱面上一红,想要去抓旁边的锦被,手伸长了却够不到,这床怎么那么大,无奈只能滚动身子去捞,这一滚不要紧,一整片美背就暴露在男人眼下,严世藩眼神一暗,手下就再没了动作,看着女儿裹进被子了,只露出一双干净透彻的双眸看着自己,带着防备,可在严世蕃看来,无疑是挑逗,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。